欢迎访问:色久久钱综合一本到88-一本道加勒比在线dvd-

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乱伦小说  »  姐姐和妹妹的全家捅

姐姐和妹妹的全家捅

女孩刘皓月,是我姐姐的男朋友。她应该是他,真名是刘浩,和我姐姐的相遇非常偶然,一个雨夜在图书馆借伞给姐姐后,就开始追求她。在我和姐姐为爱情交合时,我了解到这个男孩虽然相貌颇有阴柔美,但却是一个死宅,同时又是个学习天才。他之所以追求姐姐,也是因为相比于其他女孩,姐姐的美更像是二次元的。我曾经多次奚落他,他都不甚在意,我甚至肏干姐姐在卫生间而让姐姐安排他在门口守着,一门之隔,我特意发泄着姐姐男朋友的名义无法赐予我的怒气。他总是一无所知。

  我对刘浩既有不屑,又有别样的嫉妒。不过自从有次在漫展中看到他穿上银魂神乐的衣服而沾沾自喜时,我突然感觉让刘浩做我姐姐男朋友也不错,最起码,他的性取向永远是二次元的纸片人,姐姐倒没有和他交欢之虞。

  不过事情还是发生了变化。

  依然是我住院期间,我自认为身体健康但医院要求继续躺病床安养,我在病床上品尝了各色女性的肉体,床单一日多次更换。在某次和姐姐欢好之时,却被刘浩意外闯见。我和姐姐都感觉应该趁此机会挑破,毕竟姐姐不再需要什么幌子了。但是刘浩却扭捏说出他愿意的惊人之语(现在想来也不算惊人,世界就是这样的)。

  于是,长相阴柔的刘浩慢慢变成了性感的刘皓月。

  姐姐听我的诘问,有点尴尬。她用鼻尖蹭我的脸,解释说:「我没让她来,她非跟过来不可。」

  我自然知道姐姐的性情,她属于外柔内刚的,向来是别人说她就应是,但自己做出的决定绝对不改。当然,我除外。

  我不喜欢刘皓月出现在我面前,因为她的出现总是让我想到之前的事情,她的存在总是提醒我,姐姐名义上的男友、老公不可能是我这个事实。

  我不善地看着她。

  站在门口的刘皓月有点不安,她细长的手指揉搓着短裙的裙摆,垂着头,低低的声音从她嘴里传出:「勇哥,我、我就是想过来看看你。」「呵。」我轻笑:「现在看完了,你走吧。」

  「啊?这……」她惊慌。

  姐姐也有点不好意思。她解围说:「阿月,你去冰箱里拿几瓶冰镇饮料来。」然后姐姐从我身上退下,迎着阳光露出好看的笑脸(我感觉整个房间更鲜明了),她提着裙摆成一条直线,绝对领域中的蕾丝边缘若隐若现。

  我眼睛都直了。

  姐姐的笑意都能用手掬捧起来,她缓缓转了一圈,魅惑的嗓音好像从天边传来:「小勇,今天看到姐姐竟然不开心呀。」

  我都酥软了。

  我竟从轮椅上扑到姐姐身上,深深嗅着姐姐身上的香味,喃喃道:「没有、绝对没有。」

  姐姐用头顶着我,吐出芝兰香气到我脸上,可爱小嘴里的粉嫩舌头灵活地在空气中转动。我迫不及待地仰头含住它。

  正在我和姐姐啾啾热吻时,刘皓月端着两瓶冰镇果汁过来。

  她局促不安地站在那里,看着我和她名义上的女友我亲生姐姐热吻。

  我故意更激烈一些,双手撩起姐姐的裙摆,穿过她平坦的小腹,推开她的乳罩,揉捏那对温润、丰盈、挺翘的奶子。

  「唔……」

  姐姐还是发现了。她挣脱开我的嘴巴。

  不好意思地朝刘皓月笑笑。然后故意瞪着我。

  「你知道的小勇。」

  我当然知道,无论我怎么调教姐姐,姐姐都不好意思在别人面前和我亲热,不管是妈咪,还是妹妹,或者别的女人。

  我耸肩,强辩道:「我没看见她。」

  姐姐冲我吐舌头。

  我感觉好笑,又恶狠狠看着刘皓月。

  她更惊慌了。

  姐姐挪着我的脚一步步走到沙发上。是的,当时我扑到姐姐身上时,双脚是踩在地上的。我有时候会做到,但是那个高冷女医生告诉我这只是偶然,所以我更多情况下是躺在床上或者坐在轮椅上。

  「阿月,你也坐吧。」姐姐把冷饮递给刘皓月。

  「我、我不要。」她连摆手。

  我想到一个点子,对刘皓月没好气地说:「给你你就接着。」姐姐和刘皓月都是一喜。

  我却含了一大口饮料盖住姐姐的小嘴,然后笑嘻嘻道:「我和姐姐喝一杯,来,姐姐,弟弟喂你。」

  我想趁此机会再试试调教下姐姐,争取达到一张床连操妈咪、小姨、姐姐和妹妹的全家捅成就。

  「你呀。」姐姐点我的额头。

  我嘿嘿笑。

  刘皓月也抿嘴。

  我看姐姐没怎么拒绝,就连连施手。

  冷饮通过我的嘴渡向姐姐的小嘴里,我的舌头和姐姐的小舌头在口腔中勾连缠绵,我不断地攫取姐姐嘴里的香津,果汁从我们嘴角溢出,到最后我推倒了姐姐,压在她这具美肉上。姐姐逐步陶醉在我的狼吻下。

  就在我故技重施,禄山之爪又开始抓捏姐姐的奶子时,刘皓月好巧不巧地放玻璃杯到茶几时发出了清脆的声音。

  姐姐按住我的头到她的胸口,她大口大口地喘息,胸口激烈起伏,抚顺我的头发,佯怒道:「小勇。」

  「勇」字从第二声调转成第三声调,一股温婉、羞恼、又疼爱的感觉在空气中荡漾。我百听不厌。

  我搂住姐姐的胸脯一遍一遍地蹭,故作浑不知情的样子说:「姐姐的奶子好大好软好喜欢呀。」

  「哎呀你真是的。」

  姐姐起身整理衣服。眉眼间荡漾着羞涩和春意。

  我还能怎么办,还是凶狠地看着刘皓月,这个伪娘绝对是故意过来破坏我和姐姐的。

  刘皓月惊惶站起,一个大鞠躬对我:「对、对不起!勇哥!」我完全不理解她的心态,绿帽控我知道,但是伪娘绿帽控我就不理解了。难道她还想在我和姐姐交欢的过程中插一脚?

  我上下打量她。

  她腿很长,被黑丝包裹,黑丝在一双小脚上戛然而止。脚下踩着一双露趾凉鞋,脚趾甲涂成淡雅的梅花白,十根脚趾肉团团的,一点不像是男人的脚。向上,黑丝的尽头藏在黑色短裙里面。短裙上面是宽松的白T恤,因为弯腰我看不清楚T恤的印花。不过宽松的领口垂下,如果她是一个巨乳,我倒是能从里面窥伺一二春光,但她毕竟只是一个是伪娘。白净的脸蛋,右边耳垂钉着一枚小兔子的耳钉,齐脖短发倒是挺适合她的脸蛋的。

  如果事先不知道她的性别,在街道上偶遇她,一般都会下意识认为她是一个颇有文青气质的知性女孩。一般来说判断男女性别,除了看胯下有没有那二两肉,还是看臀是不是翘和腿是不是细。但是在刘皓月身上,我真没发现她有丁点男性特征,她连喉结都它喵的看不到。

  如果用二次元的话来说,上帝把她捏成了女孩,硬说是男的。

  但是,她就是个伪娘。

  刘皓月90度的鞠躬,透过眼角余光看着我,更加不安了。

  姐姐劝她:「阿月,小勇没生你气,你先坐下吧。」我干脆开口问了:「刘皓月,你怎么还不走?我要和姐姐亲热了你知道吗?

  我姐姐要和我做爱了你知道吗?」

  姐姐脸色不虞,拍了我一下。

  她娇嗔道:「小勇。」

  我耍无赖说:「姐姐,我不管,谁让你把她带来了。我忍不住了,我就要现在操你。」

  说完我就对姐姐动手动脚。

  姐姐招架,对刘皓月难为情道:「阿月,要不,要不你先走吧?」刘皓月眼睛直愣愣盯着我的动作,一时呆了。

  我有了怒气:「你看什么?你不走还等着抬我的屁股插你女朋友啊?」刘皓月腼腆说:「如果、如果你不介意的话。」第九章我干我姐姐之假如生活欺骗了你

  我靠。

  我震惊了。

  姐姐也震惊了。

  绿帽控的心理能扭曲到这种地步?

  姐姐脸蛋涨红,她估计是被气到了。自己的男朋友竟然主动帮别人操自己,虽然对象是她最爱的弟弟,但是,脱离情境来想,这个事情确实挺恶心的。

  我哈哈笑,搂着姐姐让她消气:「姐姐,算了算了,她毕竟是个伪娘。从心理来讲,她也是个女的。妈咪也曾经抬我的屁股插陈枝柳呢。」我开始异想天开,突然开始对刘皓月也不那么排斥了,如果趁此机会调教了姐姐也不错嘛。

  刘皓月全身颤抖,不只是因为激动还是什么,她竟主动走上前来。

  姐姐惊恐:「你、阿月,你,你别过来。」

  我揽住姐姐,亲吻她的脸、眼睛、鼻子和小嘴,最后含住她的如玉耳珠,这是她的敏感点,我安稳姐姐道:「姐姐,我要你。」姐姐有点生涩地回应我,不过她还是不安。

  我的双手在姐姐全身游走。我熟知姐姐的每一个敏感点。

  沙发毕竟太小,我拉起姐姐滑到了地毯上。我和姐姐侧身相对,刘皓月也跪下来在姐姐背后。我直视姐姐的双眼,她的温润双眸中充满了震惊和些许的不适。

  我吻着姐姐的这双明眸,在姐姐耳边细语。

  「姐姐,我好想站起来把肉棒插你蜜穴里。我好想从后面插你。但是我现在做不到了。我只能躺着。姐姐,我们曾经欢好过那么多次,我们变换着花样做爱,但是现在我做不来了,我不想这样。姐姐,我还想像以前那样干你、肏你。姐姐,你愿意吧?你一定愿意吧?让刘皓月扶着我,我就能站着搞你了姐姐。她是个伪娘,是女的,这没什么。」

  姐姐眼神波动,她随着我的话语而回想起之前的日子,她眼睛里充满了媚意,我知道她情动了,我熟悉我的姐姐,我熟悉她的肉体和心灵,我多次玩弄她的每一个地方,从肉体到灵魂,我知道,我的姐姐会同意的。

  她缓缓开口:「可,刘皓月,她是我男朋友啊。」我的手指拨开姐姐的内裤,在她湿润的屄缝里滑动。

  我说:「姐姐,我是你弟弟啊。」

  她一口咬住我的鼻子,呢喃:「真是的,小勇,你知道我拒绝不了你。」我吻住她的小嘴:「姐姐,我爱你。」

  「小勇,我也爱你。小勇,姐姐爱死你了。」

  我示意刘皓月扒下姐姐的衣服。

  姐姐的男朋友,现在的伪娘,脱下她女朋友的T恤。

  姐姐顺从的伸直双臂。她穿的是鹅黄色连衣裙,肩带滑下,我只让刘皓月拖点里面的白T恤。因为我感觉半裸着的姐姐更美。

  姐姐浑身颤抖着。

  我知道姐姐此时的心情,但是我更愿意满足我之前深藏着的阴暗的心理。对刘浩的阴暗心理。现在对刘皓月发泄也不差。

  我让刘皓月把自己脱光。

  没了衣服的刘皓月,竟也意外的有些许女人味。或许是女式的齐脖短发,或许是耳钉,或许是瘦削的身体,光洁的腋窝,纤细的腰,平坦的小腹,挺挑的臀尖,笔直的长腿,和白皙的皮肤。(咳咳,一般人看到她裸体估计就认了她是男性的现实了。)

  看她的阳具,小小一点,竟没有阴毛。白嫩可爱的阳具,我只在出生的男婴见过。哈哈,她是一个白切鸡。

  不过这阳具毕竟是她是我姐姐男朋友的证明。

  我要她这个男朋友,扶着我的鸡巴,插进我姐姐的屄缝里。我要她知道,姐姐的肉体永远是我的。

  刘皓月捂着自己的小丁丁,怯生生地看着我。那双眼睛,竟意外得柔媚。

  我搂住姐姐,说:「姐姐,咱别看那个伪娘的小鸡巴了。哈哈,姐姐你跪起来,我要从后面插你。」

  姐姐难为情地看着刘皓月,迟疑地转身,跪趴起来。

  我凑到姐姐的屁股前,深深地吸气,大声地对姐姐说:「姐姐,你的屄缝好香啊!哈哈哈。」

  我把姐姐的连衣裙上面向下拉,解开她的奶罩,释放出那对活蹦乱跳的奶子,裙摆向上撩,褪掉白色的蕾丝内裤(中间已经湿了一条线了),露出姐姐的肥美白皙浑圆的屁股。

  我拍了几下,美肉震颤,有几滴淫液溅射。姐姐的屄缝已经湿淋淋了。下午两点的阳光正盛,透过落地窗投落大片的光斑,客厅都是明亮亮的,姐姐的屄缝也是明亮亮的。

  「真是的小勇,你别闹。」姐姐俏脸粉红,她扭头对我娇嗔。

  「哈哈哈。」

  我示意刘皓月扶起我,我按着姐姐的肥臀,调整角度。

  刘皓月在一旁咽着唾沫。她抬起我的巨炮。

  此时我的肉棒已经怒涨到了极点,鸡巴上青色血管狰狞。

  虽然姐姐的屄穴已经湿得一塌糊涂,我还是对刘皓月说:「帮我的巨炮上油。」沉浸二次元多年的刘皓月显然也涉及过肉番,她很懂我的意思。

  我向后膝行退了几步,给刘皓月让出了一定空间,然后我上半身伏在姐姐臀背上,揉捏姐姐吊在空中的丰乳。

  刘皓月踟蹰了一下,然后弯腰把头钻进了我的鸡巴和姐姐肉屄的空儿里,她张开小小的嘴含住我的鸡巴头。

  说实话,我此时性欲高涨,龟头分泌出大量的前列腺液,此时全被刘皓月舔舐干净了。

  姐姐扭头看到了这一幕,她眼神有种悲伤。

  我哈哈笑,腰一挺,硬成铁棒的鸡巴捣到这个伪娘的口腔深处。我揉捏着姐姐的奶子,拉扯她的奶头,把吊钟扯成了宝塔。

  我对姐姐说:「姐姐,不要悲伤。」

  我突然想起了什么,挥着手,然后声情并茂地朗诵道:「姐姐,假如生活欺骗了你。」

  我挺动鸡巴在刘皓月的嘴里抽插了几下。

  「不要悲伤。」

  刘皓月应该是第一次口交,我感觉她口交的技巧太生硬了。

  我抽出鸡巴,推开刘皓月的头。

  「不要心急。」

  我一手扶着我的巨炮,顶开姐姐屄缝两边的嫩肉,向里面缓缓推去;另一只手握着姐姐的奶子,让姐姐向后退几步。

  我突然来了兴致,有点意气风发,大声地背诵。这种后入式总是能给我一种别样的征服感。我挥手扇姐姐的大屁股,她肥美臀肉震荡。

  「忧郁的日子里须要镇静。」

  我缓缓施力,多日没日姐姐了,姐姐的屄肉又紧凑起来,我不得不加力才能把肉棒推到姐姐蜜洞深处。最后,我感觉到我触碰到了姐姐的花蕊。我小腹和姐姐的屁股咬合在了一起。

  「呼……」

  我和姐姐一起发出了满足的叹息。

  「相信吧。」

  我一字一字的吐出。

  随着我的话语,我也开始抽插起来。刘皓月在我的身后扶着我的双腿,她脸冲着我的屁股,我每次向后抽出我的鸡巴时,总能碰撞到她的脸。

  姐姐开始喘息起来。

  「快乐的日子将会来临。」

  我搂得姐姐更紧了。姐姐也开始晃动屁股,她的垂吊的奶子也在晃动。

  她快速地喘息,娇喘连连,鼻子哼出了一首乐曲。

  是的,我和姐姐都开始快乐起来了。

  「心儿永远向着未来。」

  姐姐回头看着我,她眼中的爱意化成了蜜,甜腻又浓稠,我伸长了脖子和姐姐接吻。屁股后面感到一股湿意。原来是刘皓月在伸出她的小舌头舔舐我的屁股。

  我开始放慢抽插速度,转而加大了抽插力度。

  我从姐姐的屄眼儿里缓缓抽出湿淋淋的鸡巴,只留硕圆的龟头在她蜜穴里,然后在飞速地插进去,感受姐姐屄洞里压缩的热气。

  姐姐被我搞得浪叫连连。

  我喜欢姐姐的叫床。

  只是这样就难为了刘皓月。她正细细舔舐我的屁眼儿,结果我就猛地撅屁股撞到了她的脸上。

  「现在却常是忧郁。」

  这句话送给刘皓月应该不错。

  我在姐姐耳边吐出这句话。

  姐姐回报我以香津。

  「小勇,你这个大鸡巴要操死姐姐了。」

  我当然知道姐姐最受不了这种肏干方式。每次我这样操姐姐,她泄身最快。

  「一切都是瞬息。」

  我感觉这句很适合姐姐的现状,她很有可能瞬息就喷射淫液了。

  我又直起了身子,两手重新握紧了姐姐的大奶子,虽说一手握不全,但是当把手还是可以的。

  我继续撅屁股撞刘皓月的俏脸,估计她现在都被撞红了。

  「一切都将会过去。」

  我打算这次不能这么轻易让姐姐高潮。

  我又开始了飞速抽插。

  「哦哦哦……小勇、弟弟……」

  姐姐还是吃不消,她也直起了身子,双手盖在我手上,和我一起揉捏她的奶子。

  「快、快……」

  我偏不如姐姐意。

  我放开姐姐的奶子,双手伸到我和姐姐的交合处,那里淫液纵横。姐姐的屄毛又细又软,她曾经问我要不要推光,我阻止了她。我认为被淫液粘成一团的屄毛更美。

  我的手指揉捏着姐姐的肥美屄鲍,剥开姐姐的阴蒂来回滚动。

  「不来了小勇哈啊啊啊……」

  我停下动作,把肉棒深深插进姐姐的屄眼儿里,紧紧搂住姐姐的身体,在姐姐的耳边吐出最后一行。

  「而那过去了的,就会成为亲切的怀恋。」

  「啊啊啊……」

  我猛地一抽一插,姐姐没撑住倒在地毯上,我也随着姐姐压在她背上。

  「呼……」

  我感觉我的屁眼儿失守了。

  刘皓月的小嫩舌在我的肛门里一圈一圈地扫荡。

  我的精液一波一波地射向姐姐屄穴深处。

  
【完】


相关链接:

上一篇:上了滑嫩的大学生小姨子 下一篇:爸爸的凌辱

警告: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,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,否则后果自负!
郑重声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,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!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,版权归原创者所有,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,请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合作!
好搜 搜狗 百度 | 永久网址: